首頁 > 商洛人 > 商洛人新聞

【商洛人】文學大哥孫見喜——商洛籍著名作家孫見喜專訪

2018-10-13 15:38:24
 

文學大哥孫見喜

——商洛籍著名作家孫見喜專訪

  南書堂 侯占良 張志宏

  視頻拍攝:李少虎 杭斌

  后期剪輯:程雨蕊

作家孫見喜

孫老師好!多年來,你先后創作出版了十多部各類文學作品,獲省市報刊文學獎三十多次,像小說集《望月婆羅門》,長篇小說《山匪》,散文集《小河漲水》《潯陽月夜》《跪拜胡楊》等,在文學界產生了一定影響,賈平凹在《孫見喜風景散文五十篇》序里說,你用書面語言描摹風景,在中國文壇堪稱獨步。五十多篇風景散文,有的進入高考題庫,有的被選作高考模擬試題,大量被中學生作文類刊物轉載評析,對大中學生的書面語言訓練,無疑樹立了新的標高。你可否透露一點寫作“秘籍”,尤其如何寫好散文,讓喜歡你作品的作者學點“真經”?

  本報總編輯南書堂(右)與孫見喜先生(左)親切交談

  答

  散文這種形式,現在網上特別多,每個人都在寫,比如懷舊的,親情的,個人生活規律的,比較多,陜西也出了一批新生代散文作者,頻頻獲獎,量也比較大。散文是一個比較寬泛的話題,是一個很廣泛的可以討論的文體,人們對散文的理解也不同,像肖云儒的“形散神不散”,到現在還在爭論。有人說,散文必須是寫“我”的,散文必須真實。有人說散文既然屬于文學的范疇,必然就要有作者的藝術想象,藝術解構,有自己對生活的一些獨特的看法,還舉了一些獨特的例子,比如莫言寫俄羅斯的一些散文,寫的時候莫言就沒有去過俄羅斯。古人也有這例子呀,范仲淹寫《岳陽樓記》,他就沒有去過岳陽樓,卻成了千古名篇。這個就可以檢驗一個作家的藝術想象能力。

  散文寫作,首先要有自己的語言,用來吸引讀者。第二,要有哲理,要講一些道理。比如賈平凹寫風雨來臨之前那種氣象,寫得翻江倒海。但通篇沒有一個詞寫風和雨,這就是高度。

  語言包括口語和書面語,現在來講,誰都能寫散文,網上大量的,自己給自己發表,失去了對語言的敬畏,對文學的敬畏。你個人可以作為記事,給自己娃作為精神遺產,但是你要進入文學藝術,那必須得講究語言,必須講究思想,希望咱們陜西一些新生代作家,包括商洛一些作者,不要以為自己出了幾本散文集,就以為自己是散文家,這中間還有很多路要走。

剛才的話題,已涉及當前散文創作存在的一些問題。比如:沒有獨特感受和藝術想象的問題,滿足于把書寫出來、出出來,沒有給自己定高度的問題。這些問題說到底是一個文化的儲備和思想的儲備問題。你同意這樣的觀點嗎?

  答

  是的。如果隨便寫寫無所謂,說要以散文家出現的話,還得要培養自己對生活的感悟能力。要有對生活的聯想能力,對生活的敏感性。賈老師早期的散文,咱好多作者沒有好好讀,里面確實沒有什么故事,沒有什么人物,但是賈老師是從那開始起步的。如果把《觀沙礫記》《一顆小桃樹》《風竹》《風雨》一路讀下來,絕對有新的感悟。一個月亮能寫16篇,這個要有豐富的想象力。以實寫實,容易受限制。所以,一個作家要有自己的語言,要有自己的比喻,這個就比較難,不然怎么和別人區別開來。

  孫見喜正在接受記者采訪

你是一個比較全面的作家,不僅在小說、散文、評論這些文學創作上有建樹,同時還涉及舞臺藝術和一些文化研究的領域,這都得花費精力。那么你在不同體裁的文學創作上,精力是怎么安排的?是有意為之,還是隨心而為的?

  答

  一個文學工作者,或者說一個作家,要走得遠,還是要專攻一項,術業有專攻。我的情況有點不一樣,因為最早寫短篇小說、中篇小說或者寫散文,后來涉及評論、書畫評論、戲劇評論、文學評論這塊。這和我當時的職業有關系。我當時在出版社是編審,咱西北專業文學出版社就這一家,所有的文藝行當,都要去參加。去了就要發言,就寫評論。參加一個詩歌小說散文的研討會,就要發言,讀一些同時代的人,我過去也有點儲備。打下了一點文學基礎,后來到全國參加研討會,介入了更廣泛的文學世界,這就是進入到評論行業的原因。我的評論,始終堅持個人的視角,始終站在中華傳統文化這個角度上談。比如我的第一本評論集,就是站在中華傳統文化立場上看待作品,看待萬事萬物。這是由我的文化立場決定的。在文化藝術這個行當,涉及面寬,這與我當編輯的經歷有關系。編輯是個雜家,但是作為一個作家,我還是勸大家術有專攻,你看路遙在散文和詩歌寫作上就很少,一直專寫小說。賈平凹我們經常說不能用一般理論來概括這個人,但是好多人不以為然,事實就是這樣,賈平凹最早寫故事,寫了《一雙襪子》,后來寫了兒童文學《兵娃》,后來寫小小說,然后才寫短篇小說、中篇小說、長篇小說。一步一個腳印,一個沒落下。你問中國當代作家誰走過這條路,人家就達到這種高度,很扎實。

學者

你既是作家,又是文化學者,能否從文化學者角度來談一下這幾年你都做了哪些有影響的事?

  答

  說我是學者,我要糾正一點,我談不上學者,但是我從文化這方面關注的比較早,從文化視角這方面認識生活。如果用十幾年時間閱讀中華文化原典,讀起來確實很難,我把這叫做補課,而且我認為中華文化補課應從教育做起。有人問,怎么補課?我說老老實實從《三字經》開始,從《弟子規》開始,從如何做人開始,早上起來問候老人,打掃庭院,見到老人微笑面對。從最基礎的做起,所以后來我就好好讀儒家的經典,吸收其中思想哲理。儒家講修身,佛家講修心,道家講人與自然的關系,大體是這樣。這三家有偏重點,整個支撐著中華民族五千年來的價值觀。昨天在西安理發,遇見一個人聊起來,他說中國文化講人與人之間要講仁義、講道德,向善相處,佛學講慈悲,道教講不要破壞大自然,咱們為什么丟掉了?我說丟掉也是一百來年的事,原來這些也支撐著這個民族的思想和精神,因為近代以來,國力衰弱,東也敢打你,西也敢打你,咱沒辦法,丟掉之后引進科學,科學救國,也是個權宜之舉。但是現在國家富強起來了,重視精神建設,就要從老祖宗那里找到一些資源。中華文化源頭,到現在來看,非常科學。人從哪來的,西方解釋是上帝造的,而中國怎么解釋,《道德經》上講:先有天地而后有萬物,先有萬物而后有男女。你看,天地、萬物、男女,一種遞進的關系。火從哪來的,西方說普羅米修斯從天神那里偷來的火,而中國古人咋說哩,鉆木取火、擊石取火。這就非常真實,從實踐中來。房子怎么來的,西方文化給你講上帝給造個伊甸園,中國咋講哩,構木為槽。大水來了咋辦哩,上古時代都有大洪水這一說,西方人說諾亞方舟,拉人跑了,中國講的是大禹治水。所有文化在源頭上,你看哪個更接近人類發展歷史?這個不承認不行,好多人不了解。

  我在學習傳統文化上,也沒有啥巧妙的辦法,就是讀書,讀書之前要選書,會選書,根據自己的文化方向選書。再就是交友,找幾個文化方向一致的人,可以交流,這樣能省好多時間。通過讀書,通過與朋友交流,我也有好多感悟,也有好多知識的儲備,這十幾年來在各個院校和企事業單位做好多報告。報告一個是講一百年來中國文化的碰撞,另一個講一百年來中西醫的交流,再就是文學方面散文創作、戲曲欣賞。西北大學現代學院把我聘為國學院院長,這一塊現在教材已經出來了,有小學國學課本,中學國學課本,人大出了一套,陜師大出了一套。我見過這個大綱,現在就是課程如何設置,如何招生,仍還在探索階段,沒有全面鋪開。但是民間國學教育很多,陜西省國學研究會,我擔任副主席,現在各市縣都成立了。這幾年在國學方面,我主要從大文化這方面來講,講一百年的文化沒有變,但是在機構里面,有朋友在講《道德經》,有人專門講《論語》,還有人講《孫子兵法》,也有人講《黃帝內經》的,咱都有教師。重點抓的就是少兒國學教育,少兒國學在西安班設得很多。

你所從事的文化研究與傳播,對你的文學創作產生了怎樣的作用?

  答

  文化趨向決定了我的文化立場,決定了我看待事物的方法,決定了我的寫作立場,構成我分析世態人情的一個基本觀點,所以我的散文從審美上來講走的是中國傳統審美的路子。不是油畫那種。

  我以前說過,文學作品就好比個籃子,道呀、佛呀、禪呀、就好比蘋果、核桃、栗子、放在籃子里,也就是說文學作品要有內涵,要有思想,哪怕你內涵的質地不一樣,有的人傳遞的慈善,有的是個人價值,以鄰為壑是一種價值觀,同舟共濟也是一種價值觀。我的作品,從不同方面都體現了我對國學的認識和理解,不管是散文,還是小說,以及評論。

編輯

孫老師,作為太白文藝出版社編審,你編審了好多書,你記憶深刻的是哪本或哪套叢書?

  答

  我從1984年進入編輯行當,我是學工出身,一邊工作,一邊大量的補課。在文學方面,當時對一些業余作者出書比較多,當然書要感動我。比如西安紡織城那個女作家的小說,在印刷廠印的時候工人就看得流眼淚。這樣的作品,只要感到是好作品,咱就盡量往出推。后來就是編輯了一些青年作者的作品,比如商洛的麻斌峰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我看還不錯,就給出。好小說沒有得到重視,我就力推。京夫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文化層》寫文革前后的文化館,很有個性,很有故事,出版不了,咋回事情,我得把它出出來。我出版的最有影響的就是《賈平凹小說精選》,獲得了金鑰匙獎。《高老莊》是賈平凹16部長篇在陜西唯一出的一本原創作品,我是責任編輯,我通過出版社做工作,入圍第二年的茅盾文學獎。再下來就是《中國當代實力派作家大系》十一卷,其中,王蒙、賈平凹、陳忠實、鐵凝、張賢亮等十一人,都是一線作家。

  我選的實力派作家,不只有中老年作家,也有青年作家。我看他們是有文學前途的,有潛力的,現在事實也證明我選的有道理。當時,陜西也有想進沒有進去的。當時陜西進去的有京夫,有賈平凹。京夫獲得過全國短篇小說大獎,賈平凹獲得過中篇小說獎和短篇小說獎,這是一個底線,但是有青年作家突破了這個底線,因此我選了這些突破底線的青年作家。為此,引起來一些非議。但現在來看,這套書,對中國當代文學的積累,起到一些積極作用,現在好多人在網上找這套書。

大哥

在陜西文化圈里,以著名作家賈平凹先生為標桿的商洛作家群引人矚目。商洛作家間的上通下聯,聚散攏合,學術研討,取長補短,乃至生活上的細枝末節,孫老師可謂該操的心操了,不該操的心也操。有人說你最大的特點就是對人太好,好的沒有原則,這大概是玩笑話。但你被大家公認是文學上的大哥,也是事實。你能給讀者朋友講講與商洛作家、作者們之間的逸聞趣事嗎?

  答

  首先這是大家對我的厚愛。文學大哥不敢當,但是我在努力幫助大家,盡力做好這方面的一些工作。商洛作家的實力在陜西也比較強,而且后續有人,因為我在咱們這個文學和文化圈子里面年齡比較大一些,混的時間長一些,再有就是處于編輯崗位,和大家接觸的自然多些,要組稿,要辦講座等等,就有了一個天然的聯系。商洛這一批作家,最早的屈超耘、張中山,散文集當時我也給聯系過,教育出版社,希望能夠把這個作為成果推出來。還有商州文化館的寧靜(寧有志),當時我覺得他很困難,在賣瓜子花生,后來幫他出了第一本書,兒童文學集。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內,能提攜,能幫助的,哪怕有些責任要我承擔的,都沒有關系。我給他們寫序非常多,大概給30多個人寫過序或者評論。陳倉從上海回來,和我把他的作品談了一次,他也是咱商洛人,屬于精英人物。后來的年輕人,在網上交流比較多。商洛的散文作者,我也給提點意見。比如商洛花鼓屬于商洛非常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需要多方面的保護,保護需要資金和項目,能提供信息的,我就跑相關部門跟人說。去年省上的“百人計劃”項目,省文化廳管的,有創作資金資助,我給一些作者主動申報,給商洛作家打電話的有三四個人,因為申報是第一步,好多因為信息不通都不知道。我讓他們主動申報,因為這是一個好事情,一月有3000元收入,二至三年,這樣他們的生活就得到了保障。只要我得到的信息,我就及時提供給大家,希望大家多爭取政府的資助,能夠參與進來,這樣對促進地方的創作,提攜新人,都有好處。當然咱也沒有什么權利,但是能提供信息的就提供,能幫的忙就去幫,我就是這樣一個人。

孫見喜簡介

  孫見喜,筆 名:野爺、王娜。太白文藝出版社編審、太白書院副院長、西安工業大學及咸陽師范學院兼職教授、《賈平凹文學藝術館》副館長、《賈平凹之友》網站主編。孫見喜書法作品清正剛強、骨力內蘊,有歐陽詢意趣,被愛好者廣泛收藏,其傳略收入《古國丹青畫卷》,書法對聯被中國畫研究院和北京書畫藝術研究院收藏,藝術成就載入《中國文藝家傳集(第一卷)》。

  孫見喜的文學創作具有學者的氣息、宗教的視角、故鄉的情結和煉字的匠心等鮮明特點。

  出版有散文集《小河漲水》(1993)《孫見喜散文精選》(1998)《偶像褻瀆》(1999)《潯陽夜月》(2000)、小說集《望月婆羅門》(1992)、長篇小說《山匪》(2005)、評論集《〈浮躁〉評點本》(1999)《孫見喜評論集》(2006)等。

中彩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