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洛人 > 商洛人新聞

【商洛人】九年堅守,只為農耕文明的傳承

2018-11-20 08:36:54
 

  在洛南縣保安鎮魚龍村的溫學輝家中,一些曾經的生活“痕跡”被保存了下來,溫學輝將家中空閑的房屋改造成“農耕用具”收藏館,9年里,他收藏各時期農具、生活用品800余件,留存了屬于當地人的鄉土記憶。

一件件農具 是老祖宗留給后代的鄉村記憶

  來到溫學輝家中的農耕民俗文化收藏室,各式各樣的農耕用具可謂琳瑯滿目。從清末到民國,從農耕物品到娛樂休閑藝術用品,大到榨油機、織布機、犁、磨盤、獨輪車,小到草鞋、銅壺、石權(古代衡器)、稱砣、煤油燈、煙斗,各類傳統農耕生產用具和生活用品幾乎占滿了溫學輝的家。溫學輝說,自己從2009年開始收藏這些農耕民俗文化器物,到目前為止,已花費近20萬元,收藏各種農耕民俗文化展品800多件。

  溫學輝部分收藏品展示

  2009年時,溫學輝在一家建材市場購買建材時,看到一臺老式的織布機被損壞,當地的人正準備將這件老式農具劈爛當柴燒,他感到非常可惜,這都是老祖宗留下的生活痕跡,就這樣損壞,或許再過些年年輕人都再也見不到這些農具了,那時該如何向后人證明這些農具就是老祖宗們的曾經的衣食來源呢?由此,他便萌發了收藏農具的念頭。

  溫學輝向記者展示自己收藏的官斗(官府稱量糧食的容器)

  在溫學輝的藏品中,他最珍視的就是擺在院子中的一臺民國時期的榨油機。這臺榨油機是用國槐樹制作而成,長4米、大頭直徑1.35米,重約1噸,據推測應1938年制作的榨油機,距今已76年的歷史。據溫學輝介紹,他是在洛南與商州交界的一個生產隊公房中發現這臺榨油機,覺得很有歷史意義,便收藏下來。

  榨油機

記住鄉愁 :不忘過去苦,珍惜今日甜

  “我們小時候,犁、碾子、耙子這些都是很常見的,幾乎家家戶戶都有。”溫學輝說到,是這些農具陪伴他度過了童年和青年時代。而現在,這些曾經為創造美好生活而作出重大貢獻的生產、生活用具正逐漸被人們淡忘,他收藏傳統農具是讓年輕人了解傳統農耕文化,讓他們知道糧食是如何來的、衣服是如何一針一線織成的。

  不忘過去苦,珍惜今日甜,溫學輝不是說說而已。他家里收藏了三臺舊時的織布機,他時常將這幾臺織布機拿出來,讓自己的老母親、兒媳婦、鄰居甚至孫子孫女體驗織布。

  溫學輝88歲的老母親端坐在織布機前,雙腳在踏板間上下交替,雙手輪換著操縱機杼和梭子,只見她穿梭往復,動作緩慢卻嫻熟,不斷地在白色的紗線上滑動,再配合著織布機工作時吱嘎吱嘎的聲音,仿佛真的回到了那個男耕女織的時代。織布在中國有著數千年歷史,歷史長河中織布手工藝也曾影響著一代一代的人,后隨著工業化的大生產已經讓昔日的民族手工紡織技藝漸漸遠離了我們,當人們都快淡忘這種手工藝時,溫學輝用這種方式,默默地守護著這段歷史的記憶。

  溫學輝母親正在用舊時織布機織布

  織布機織成的布樣

  溫學輝在去年還舉辦過一場老農耕器具展演,利用自己收藏的榨油機示范土法榨油。土法榨油是民間傳統純手工烘干、碾粉、篩選、蒸粉、做餅、入榨、出榨、入缸等工序組成,過程十分復雜。為了這場展演他準備了兩個多月,從修復榨油機到收集榨油所需的材料,他都親力親為。展演當天,除了有榨油經驗的老人在榨油機上忙碌,旁邊不少年輕人也感受了一把榨油的過程,都感嘆太辛苦!當清亮的油被近十個漢子從土法榨油機中擠壓而出時,現場的圍觀的村民忍不住感嘆:過去的人想吃油可真不容易,對比過去的生活條件,更要珍惜現在的生活。

  榨油現場剪影

將農具收藏進行到底

  九年來,每當溫學輝聽到有關農作物用具的消息時,都會利用休息時間自己驅車趕往農具的所在地,而這些農具的所在之處大多都在深山里,路途遙遠崎嶇,溫學輝無懼跋山涉水,只為收藏一件件心儀的農具。“這些年,收藏這些東西還真不容易,深山中交通不便就不說了,有的東西人家出手的時候要價奇高,我難以承受,可是收不到這些東西,我又覺得十分可惜,害怕有價值的藏品就此流失,我常常為此失眠。”溫學輝一段話道出了收藏農具之路的艱辛和不易,也透露出了他保護這一份珍貴的鄉土記憶的決心。

  溫學輝每收藏到一件農具,他都視若珍寶,小心翼翼地將他們收藏在自己家的閣樓之中。然而,就是這樣小心的保護,還是有些藏品在存放過程中受到了損壞。溫學輝說,他現在面臨的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藏品的安全問題。

  由于存放條件有限 部分藏品受到損傷

  隨著藏品越來越多,保安鎮政府也給予了溫學輝一定的支持,在鎮上為他提供了三間房作為展示館,但是離自己家較遠,無人看護,他總感覺不放心,于是還是將大部分農具都搬回了家中,供人免費參觀。這樣一來,煩惱也接踵而至:許多農具器械的占地面積大,該如何妥善安置?安置都成問題,他又該如何將農具展示給群眾呢?另外,這些藏品數量龐大,種類繁雜,憑溫學輝一己之力對這些農具的來龍去脈難以進行考證。“我想將我這里打造成一個家庭博物館,有一些展柜來存放這些農具,并且希望能有專業的人員給這些藏品進行分類、鑒定,為它們制作身份標簽,讓人們更加了解這些農具的歷史。到時,我通過操作古農具來全面展現中華民族傳統農耕文化精髓,讓前來參觀的人們在我家里一覽中華傳統農耕文化的魅力。”他笑著憧憬道。

中彩票吧